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每天耽耽望著的胴體

  昨晚接連看到兩則新聞,都與檳榔西施有關。一則是檳榔西施促銷狠招,買檳榔可摸乳;一則是檳榔西施被男客騷擾觸碰下體,男客被訴判刑三個月。有些念頭總盤旋著揮之不去,似乎提醒該試著找找個中的邏輯。媒體中總不乏有關女體驚奇的新聞,當成單純的窺私探密的趣聞,實在不夠莊重。但每每細究文字稿的內容,也真多虧了高貴的女主播們視若無睹的照念,完全無視於這個社會看待女體的方式,始終沒有改變過。
林嘉綺
  想起之前在網路上看到一張林嘉綺的照片,名模的魅力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並沒能刺激更多有關女體呈現的思考,媒體總還是傾向將女性身體當成目光的焦點,說要有什麼反省的作為,恐怕仍只是痴人說夢吧!   只要提到名模,只要提到女性藝人,話題大概都不離「露點」、「走光」,而當事人似乎也不以為意,覺得話題集中在某些隱私部份「不小心」的暴露在眾人面前打轉,該是女性的宿命。之前嚴淑明的掉裙事件,事後聽到了她自己的說法,真正引人注目的永遠不是她的辯解,而是裙子落下來的一瞬間大家到底看到了什麼。各報的影視娛樂版裏這類走光洩底的畫面也從來不會少,永遠也都佔據著顯著的版面。   說女性真有什麼自覺,對自我的身體有更深刻的認識?我們的社會從來沒有提供如此的環境,週遭所看到感受到的永遠是對女性身體不友善的態度:穿著短裙上街必須處處提防旁人的窺視,動人的美麗永遠隱藏著些許的不安。當性的話題稍稍有個得以喘息的空間,媒體又會不斷提供窺望女體自我意淫的機會。還記得《陰道獨白》在台灣搬演之際,一股倡導女性正視自己身體的風潮,起了番小小的波瀾,但在社會巨大的保守波潮裏,真要讓女人得以自在的正視自己的身體,該會是件多麼難的事。何春蕤對女性主體深刻的反省引來社會極大的「注目」,那又那裏是一般女性得以承受的「重」?   所以我們一邊看到媒體以亂象來指涉網路自拍,一邊又看到媒體大篇幅報導某某展覽裏聘請衣著暴露的辣妹表演促銷。一波波日本AV女優來台淘金都受到媒體的注目,我們到底又透過新聞報導接收到什麼樣的訊息?媒體的性格分裂正清楚反映社會對待女性身體的雙重標準。   我總以為說要反省女性被物化的問題,透過不同的藝術形式呈現,到底是刺激反省,還是延伸出另一次的剝削?在施工忠昊的作品裏經常出現女體被消費形式的擬仿,在仿充氣娃娃的攝影作品中,往往引起討論的只是形式,更深刻的議題就少有被報導及宣揚的機會。痛切的反省隱身在華麗的形式裏,媒體關心的永遠是聳動和刺激,從來就不是充滿批判意味的省思。   少了批判,重要的是自覺的可貴。我常上的日本AV女優的blog裏常能看到女優們的自拍及文字,雖然根本看不懂,或許也只是一種促銷的包裝,卻也因此而體會她們在以性愛為工作內容的生活中呈現出來的另一面。那或許根本算不上自覺,但卻都有一套認識身體的方式。只是像霧裏看花的我卻也因此而自淫在浪漫的幻想裏:AV女優原來也是人!   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發現,卻讓人不經意的問:我們又是怎麼看待每天在媒體上出現的女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