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挑戰日記第二十七則】自深沈的夢裏醒來

青銅一夢
  算是陳年舊事了,老朋友提起當年狂戀舞台劇的那段時光,曾經為了籌演某齣舞台劇而拜訪過余光中,懇求翻譯了王爾德的劇本。後來有沒有正式搬演倒忘了問,只記得老朋友形容余光中的房裏書一堆堆的落著,全是求序或書評的,這人情一下子是還不完的,老朋友說余光中說這話時倒還忘情的笑了。那是依山傍海的西子灣畔,小小的研究室是中山大學特別為他留的,把他當成中山大學的鎮校之寶,這些年余光中在河堤社區買了房子,我倒和他成了鄰居了。   老朋友身邊還有一疊當年余光中翻譯劇本的手稿,說要影印一份留在身邊。《青銅一夢》都讀完了,影印卻只進行個頭,就停住了。小小的私心想把這手稿就留在身邊,怎麼想卻怎麼不該,下個月無論如何都要還回去才是。   九歌是有系統的打算將余光中的作品重新編輯出版,所以《青銅一夢》被編入「余光中作品集」第一冊,以張青銅色的老地圖為底,秀氣的書法寫著書名,收了二○○○年後所寫的二十來篇文章,仍是那徐溫的筆觸,明明已是滿頭白髮的年紀,仍是止不住的深情。說是老派的夢這倒也是,所以就說是「青銅一夢」了。都說是青銅了,還能不老嗎?   還是那幾篇遊記好看,擺不掉的仍是豐富旅遊經驗與深厚文學涵養所撐起的知性與感性交織的文字的網,打一開始就把人完完整整的罩著,逃都逃不開。《青銅一夢》並不是本事前企劃的本子,余光中隨手寫來的文章收集成冊,其中不免仍有些應酬文章,和其他文章排比在一起顯得格格不入。還好余光中的文字仍有一定的質感與重量,和年輕氣盛革散文的命那般字斟句酌講究聲律音響的筆觸相較,多了些隨意,但仍不忘加進許多厚實文學涵養才能自然流露出來的老派文人氣質。雖說是夢,還染上淡淡的青銅色,還真有些沈重了。   不過這樣的文章倒也好看,幾篇篇幅較長的遊記文章,寫的雖是旅程中瑣碎小事,讀來卻不覺零散枯躁。寫〈山東甘旅〉尤其動人,詩人臨近黃河,伸手掬一把黃河的水,所有的鄉愁一時間全沈到心底。詩人不禁激動起來:「一剎那,我的熱血觸到了黃河的體溫,涼涼的,令人興奮。古老的黃河,從史前的洪荒裡已經失蹤的星宿海裡四千六百里,繞河套、撞龍門、過英雄進進出出的潼關一路朝山東奔來,從斛律金的牧歌李白的樂府裡日夜流來,你飲過多少英雄的血難民的淚,改過多少次道啊發過多少次氾澇,二十四史,哪一頁沒有你濁浪的回聲?幾曾見天下太平啊讓河水終於澄清?流到我手邊你已經奔波了幾億年了,那麼長的生命我不過觸到你一息的脈搏。無論我握得有多緊你都會從我的拳裡掙脫。就算如此吧這一瞬我已經等了七十幾年了絕對值得。不到黃河心不死,到了黃河又如何?又如何呢?至少我指隙曾流過黃河」。這是老把鄉愁掛在嘴邊的詩人臨近黃河的心血澎湃,那是親身觸碰了黃河的水之後全身的大合唱,肅穆之情有之,更多的是止不住的感傷,以及了無牽掛的釋然,終究走了這一遭。   就像場甜美的夢容易醒,余光中終也將文字書寫的功力推向另一個境地,那已經不需要對比講究聲韻調和,寫的就是歷經生命漫長旅程所淬煉出來的菁華,信手捻來都是文章。讀了之後就像從場深刻的夢中醒來,眼前的一切格外顯得安祥。詩人的夢境裡終究美得驚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