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挑戰日記第二十六則】野蠻之不野蠻

野蠻的下一個社會
  七月號的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以鄭和下西洋當封面故事,重述了中國人揚威海上的故事。姑且不論鄭和下西洋的目的為何?中文版的編輯似乎以為這是一個和平介入國際的實例,沒有征服,沒有挑釁。鄭和下西洋的故事從幾年前的熱潮延續到現在,把這段途經中南半島、印度半島、進入阿拉伯海最遠直抵現今坦尚尼亞的遙遠旅程說成是六世紀前最偉大的海上航隊,那是一段驚人的文明交會過程。   現今的天下正捲入一場前所未有的全球化狂潮中,國界的意義越來越淡泊,資本主義的觸角伸向這世界所有可能觸及的角落,所帶來的結果無疑仍是場弱肉強食的競奪。生性樂觀的人看著蘇聯解體後社會主義逐漸走向末途,以民主國家的自由人權為普世價值的思想體系隨著以美國為中心的唯一強權正逐步將這價值觀推向世界,推向不同的文明體系,無視於其間所造成的矛盾衡突。生性悲觀的總以為這是一場民族毀滅的爭戰,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唯一的認定標準完全是西方的那一套。   一旦世界朝向特定的價值觀靠近,且有股不由自主的力量迫使其他的地域也必須照辦之際,為了使這「迫使」的力量更具有合理性,各種言詮的可能就出籠了。現今的狀況就是如此,尤其是美國經歷了九一一恐怖攻擊之後,世界警察的形象受到極大的挑戰,美國總統登高一呼,為了維護世界的和平與安全,各種被認定的恐怖軸心國家就在美國的認定下一一成為被「整頓」的目標。之後連續出兵阿富汗及伊拉克,無視於當地的傳統價值觀,一意推行西方式的民主政體,對整個世界所造成的影響不可謂不大。接連對美國種種作為的批判從來不曾少過,這股自省的力量是否真讓美國看清楚國際局勢發展的真相,或只是一股孱弱的聲音,美國依舊是美國,強權仍然是強權?   在讀了Gilbert Achcar的《野蠻的下一個社會》之後,在腦海總不禁出現一幅向美國傾斜的圖象正在形成,世界秩序的維護似乎正走向未定之天,人們並沒有因為美國對恐怖主義宣戰並得到局部的勝利而得到安全的保障,反而因為單邊主義的盛行,失去一股平衡力量的「正義」,反而化身成另一種野蠻主義,而讓世界捲入另一場恐佈的「失衡」中。這不禁令人想到杭士基在《海盜與皇帝》中所提到的鮮活譬喻:只有一艘小船,所以被稱為海盜;擁有一支海軍,所以被稱為皇帝。其實骨子裏全是擴張與侵略的意圖,力量強大的擁有絕佳的包裝技術與宣傳技倆,所以有詮釋他人意圖及讚揚自我行徑的機會,在強權恐怖主義的宣告下,他所認定的就是恐怖主義者,就必須得到制裁。   那就是場荒謬的遊戲,因為涉及生死,所以我們戒慎惶恐,因為力量不如人,所以只是跟著強權的步伐。只是在這個野蠻的時代裏,我們究竟會面對什麼樣的困境?阿胥喀最後寫了一段話,鮮活無比:「傲慢的美國(阿基里斯)擊敗敵人俄羅斯(赫克特)之後,繼續把已經被征服的敵人在塵土中拖著,盡情羞辱,然後一個遠不如赫克特厲害的對手射出箭,射中阿基里斯最脆弱的地方,嚴重傷害了阿基里斯。不可一世的阿基里斯在憤怒之餘,同時對所有敵人發動攻擊,自欺欺人的以為可以穿著戰靴,保護自己的腳踵。他的傲慢已經激起、而且會繼續激起復仇女神的怒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