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挑戰日記第二十四則】深陷歷史情懷的自我追尋

荒島遺事
  找尋自我的位置算不算是件難事?猶記得當年對自己感到迷惑之際,所許下一輩子的願望居然只是「認識自己」,那該是苦澀青年自我追尋的過程中蒼白的一刻,把自以為是的重責大任往自己身上扛,也不管到底撐不撐得起。日後或許才漸漸明白原來那是成長的代價,令人臉紅心跳的回憶,往往沒有多少人願意再憶起。   不過當自己身處在歷史的脈絡中感知到與歷史事件有密切的連結時,那就不再是臉紅心跳了,而是自我感知到充分的歷史感而願意在某個關鍵時刻中細細追索,以求能突顯出歷史的律則。台灣是經歷過一場熱血澎湃的歷史時刻,不論是對於思想的管制或是意識型態的統一,那一大段藏身在白色恐怖或是威權統領的庶民史,是理解時代進程的關鍵線索。隨著台灣漸次走向自由民主的路子上時,對於那晦暗時刻的種種,自然也有了釐清的衝動。歷史的詮釋不再只有一條官方的路徑,越來越多的歷史資料證明,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   這也是後來讀起鄭鴻生兩本回憶之作時常想到的,回憶是一場自我試煉的歷程,讓自己刻意面對曾經歷的過往,把自己暴露在歷史的脈絡前,去試圖釐清曾走過的風風雨雨與自己的適切關係,並從中找到自我的定位。如果說《青春之歌──追憶1970年代台灣左翼青年的一段如火年華》是熱血澎湃的青春舞曲,那麼《荒島遺事》就是自我沈澱的小品。雖說都標榜自己「左翼青年」的身份,那反省的路子都是截然不同的。   鄭鴻生明白在綠島服役會是另一個與歷史交會的機會,在台大哲學系事件後的腥風血雨中全身而退,鄭鴻生所身處的邊陲位置讓他有機會遭逢生命的另一個階段。在軍旅生涯中,在接下來的一段空白的日子裏,不斷有機會和白色恐怖的禁絕人物接觸,並進而思索未來到底該何去何從?不過或許只存在於想像中,與那些歷史人物只有短暫接觸,和自己思想交會的片刻,反倒只是一次次的錯過。沒有太多機會和傳說中的受刑人接觸,但走出傳奇的還是有的。鄭鴻生不斷提醒著許多事情的身不由已,如果真有機會相遇,能說的反而少了。   其實從一開始讀《荒島遺事》起,就料想到這不會是段快樂的歷程,後來所讀到的盡皆是小人物般的故事,那些走出場的人物,真像是勾劃那個時代的庶民史,單純的小人物,與歷史交會的片刻所呈現出來的反倒是切切實實的生活。在鄭鴻生一封封寫給當時女友的信中,關於歷史的反思反而不是重點,而是更深刻的挖掘自己當時的內在,那一絲一縷編織自己的芻形,試圖找出一條可行的路子。所有與歷史相關的片段,全都噤聲了,因為鄭鴻生明白,要走的路子還遠著呢!眼前所看到的景況,只是隱藏在風雨中的寧靜。前路或許肅殺,或許平坦,得靠自己選擇,得靠自己掌握。   也因此與歷史的連結反而少了,從熱血沸騰轉為平淡沈潛,少了控訴,多了關懷與溫情,對身邊所發生與接觸的人事物。儘管很想再多和歷史交織些什麼,無奈歷史的腳步走得快,沒機會跟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