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挑戰日記第二十一則】無意告別

告別
  實在沒有告別的必要吧!生活過得好好的,告別什麼呢?抬頭瞪望雨剛停的天空,厚重的雲層依舊,太陽始終未曾露臉,好像沒有看到那一片動人的湛藍。尤其思念起《告別》書封面書背封底一片的藍,那才是天空該有的顏色。自颱風來襲前的那天起和晴空告別,如今更顯得思念,這才想起原來要告別的是這些呀!   會不會,還是如此問起自己,就是因為想到告別,才會更加思念吧!   張惠菁在書的封面寫了段話,那才是告別的真義:「有時我會寫到我身邊的一些人。他們活著,吸收這個城市的廢氣,對我笑,跟我吵架,轉身離開,變成我不認識的人。總是要在一段時間之後,我才明白。當初寫他們,就已經開始對他們告別」。說真的,關於告別與思念之間的糾葛,我的體會並不深,所以我始終沒辦法寫出好的故事。對於那些曾經歷過的許多事,或許真成了過眼雲煙,至多就以為那不過是人生中小小的波瀾。許許多多曾經歷歷在目的事,當下或許是真告別了,老覺得活在記憶裏的就是永遠,就算有一天成了零碎的殘片模糊的印象,就是沒興起告別的念頭。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告別,永遠沒有再現的可能,而只成了堆疊在記憶堆棧裏的舊貨,要再思念起來,也不過只是偶而浮上心頭的殘影。   讀張惠菁所寫的故事,儘管沒有太複雜的情節,卻是一種相逢的享受,總讓我想起多年起所讀張大春的文集《尋人啟事》,每一個擦身而過的人都藏著段或隱或顯的故事,只是我們可能知道,或可能不知道。存在於想像之中的,或許就設想著鴛鴦蝴蝶般的故事,或是根本什麼都沒留下。在那或長或短或多或少的故事片段裏,終是多了次體驗人生的機會,知道了原來愛情也可以這樣,了解了原來愛文芒果阿嬤是這樣看待身旁經常出現的陌生人。在張惠菁的筆下經常出現的小小情緒,往往是一個簡單鏡頭帶出的,或是某次閱讀經驗裏突然的體會,更多的是偶而浮現出的記憶片段,找個安靜的午后隨著想像任意蔓生,經營出一篇豐富柔美的故事。   我始終沒能體會到底告別之後所剩下的是否就真只是思念,但在張惠菁的文章中經常出現的情節,永遠是曾經在生活中出現的某個瞬間,永遠只是身旁隨時可能發生的小事,彷彿事情越小,經營起來才越有成就感。一篇篇接續的讀下來,就似乎能勾勒出張惠菁生活的所有面貌,只是這故事總沒有完結的一天,所以也就一篇篇的寫了下去。誰說寫生活的小事只是顯得瑣碎?誰說寫生活會缺乏可讀性?張惠菁文字的魅力,反倒是因為那從容的面對,於是一切顯得理所當然。不寫出來,反而虧欠了。   我是因此而迷上了這種面對生活的態度,所有的一切都是發生過了的,就算再讀一次,我也無意告別這一切。生活雖然是他人經驗過的,對我而言卻總顯得新鮮,尤其封面那一大片泛藍的天際幾隻飛翔的鳥成為畫面上唯一動態的暗示,生活總是要過下去的。那每天在身邊來來去去的人們,那每天發生在生活週遭的大小事,都正在訴說著點點滴滴的故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