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挑戰日記第二十則】讀詩的矛盾心結

艾蜜莉.狄金生詩選
  一直對讀英詩很排斥,尤其是中譯的英詩,原因還在於自己小小主觀的偏見,老以為詩該是不能譯的,儘管余光中英詩譯得典雅而留意音韻,李敖還是覺得不入流,非要把中國古詩詞的傳統套用在英詩的翻譯上,是顧及了兩個不同文化傳統對詩格律上的要求,但總覺得格格不入。楊牧譯詩則嚴謹講究,意象豐富,就像他自己所寫的詩,那根本已經不是什麼傳統與現代的割裂,而是全新文類的體會了。人說讀詩是極度私密的閱讀行為,詩真解讀出來了,詩的神秘也就不在了。讀詩單憑當下的感受,再多的解釋也比不上一時的心領神會,說的就是這個。   翻譯是個全新的創作,這話說得一點也不過份,小說如此,散文如此,詩更是如此。常感受到最極端的例子就是日本的俳句,以日文原有的音韻格律要求,俳句是典雅具巧思的,但翻譯成中文以後,就是沒辦法領會,老覺得根本是簡單的句型變化,還真比不上舊體詩強調用典及格律的變化多端。會再找出《艾蜜莉.狄金生詩選》,只是突如其來的衝動,就像當初會買回來一樣。   艾蜜莉之所以會在死後才得盛名,或說是她詩裏所透射出來泛著平凡生活的靈光,生前也不過才發表不及十首詩作,到她故世之前,或許她也從來沒有想過這一大批隨手寫下的詩作會在身後得到世人的肯定。幾乎可以想像一個衣著樸素深居簡出過著隱居般生活的獨身女子,圍繞在身邊的除了每天日常生活之外,大概就是依著自己的生活步調擷取偶而閃動的靈感把跳動的詩句紀錄下來。身邊累積了大量的詩稿,只是生活的點綴。透過她的詩作重新體會她質樸但韻味十足的文字之美,那早已經與她的生活無關了。   於是人們老愛她與梵谷相較,同樣是藝術創作的天才,都是在死後才得到肯定,艾蜜莉的詩後來被大量引用,似乎是反樸歸真對自然天性的追尋。透過她的詩句裏微微顫動的絃聲,彷彿聽到了絕美的頌吟,是透澈心扉的剖白。不過我的讀法卻不太一樣,對於艾蜜莉的生平其實認識得不多,對於她詩裏經常透出的禪意或極具東方氣質的空靈感也沒有太多體會,我所在意的是在她詩句裏每每讓我逸出的狂放感。倚著窗捧著她的詩集,就像時時勾起向天空飛去的衝動,將這世俗的一切就全然的擱下了。她可以離群索居的體會孤獨,所流露出來反觀性靈的執著,對沈浸在現代都會生活中的人們格外有啟示:生活不是只能如此。   「The Bustle in a House / The Morning after Death / Is solemnest of industries / Enacted upon Earth」艾蜜莉這樣寫著,我才不管翻譯成中文到底是什麼模樣,也不管艾蜜莉到底想透過詩傳達什麼訊息。對我而言,詩的傳譯只有一種,即是悄悄印在心房上的小小痕跡,也許誤讀了,沒能掌握艾蜜莉詩句的真義,卻也因此而甘之如飴。還好讀詩是一種極為私密的閱讀行為,不必耗費大量的唇舌解讀自己的領會,那潛存的矛盾,就是容許誤讀的存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