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挑戰日記第十五則】不能只有叨叨絮語

錢復回憶錄
  每回想起來就覺得痛苦,那根本算不上是種閱讀的享受。當初上市時出版社瘋狂炒作,說是近代史重要的第一手揭露,各大媒體還用大篇幅轉載,試圖從中發掘些不為人知的秘辛,基調上其實是和個性不太相符的。原就以為是個翩翩君子,當然也就循著那溫吞的姿態,氣定神閒的把曾經歷過的事情一一交代清楚。不過,細節的事情一寫多了,怎麼看就覺得怎麼難過。   後來就只讀完「卷一」的部份,就再也耐不住性子了。恭恭敬敬的放到書架上層,甚至連讀後感都不想多寫。《錢復回憶錄》不該只有這樣,也不該枯躁到不想再讀的地步,實在是像坐在個老耽活在過往的老人面前聽著他說起鉅細靡遺的從前,那語調平順,不急不徐的就是只想說,從沒想到這故事到底要多久才能說完。也根本不管到底有沒有人聽,就自顧自的長篇大論起來。越是耽在回憶裏,就越覺得能有機會把故事說明白,無論如何都是件好事。   只是和沈君山的文筆比較起來,錢復顯得沈悶多了。也許經歷的都是大事,有些講起來還真是秘辛,但錢復就是不願意多琢磨一些,也不願太動真感情。在他的心目中該老是想著沈穩內斂才是為政之道,與人為善,就沒有必要在回憶時挑起不必要的爭議。於是一篇篇四平八穩正經八百的文章就按步就班的寫完了,實在也不該苛責錢復的,如果是我們自己動手寫出來的回憶錄,恐怕真沒能像錢復般達於如此「穩當」的水準。不過,回憶錄終究是要給人讀的,像寫政府文告式的客觀理性的寫起回憶文章,就是沒能讀出滋味來。   有時還真氣乾嘛就是要堅持那一付氣定神閒的君子風範,老是溫文儒雅的唯恐多寫了些什麼讓人難堪,少寫了什麼又怕別人讀不明白,於是寫得實在有些長了,而對許多正當媒體關心風頭的若干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又不肯多寫,新聞的價值就只停留在兩蔣時代。說真格的那些外交秘辛確實有些是很令人感興趣的,不過錢復實在也太在意露鋒芒終將招人嫉了,就是沒辦法像沈君山寫得神采飛揚。   對某些資料癖的讀者而言《錢復回憶錄》絕對能滿足他們的癖好,錢復在資料的舖陳上也有他獨到之處。不過動人的回憶錄實在不能寫成官式文章,這就好像讀社論文字一樣,雖然佩服其觀點與立論的突出,就是覺得少了點人味。回憶之所以彌足珍貴,當然是來自於當事人的第一手資料。但如果只是讓資料說話而平舖直敘的述說自己的經歷,那就像是看一場乏味的紀錄電影,只看到電影本身要說的事,人卻消失在資料背後了,就是看不到動人的表情。   淡出政治舞台的錢復終究讓人感受到些許的失落,不過那背影依舊令人崇敬,但卻也僅止於此,少了讓人親近的衝動。太正派的人畢竟會讓人產生距離感,望而生畏。太過瑣碎的叨叨絮語,同樣令人受不了。所以我也就不再想把「卷二」讀完。同樣沈悶的感覺,不想再重複經歷一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