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挑戰日記第十二則】看著那伶仃的身影

給福爾摩莎寫信
  我始終記得那一張張印在內頁邊角的圖像,聽說是攝自這土地的各個角落,正在興起或消失的某個生活片段,原初只是為了留住記憶,直到整個編輯幾乎已經就緒,才匆匆決定放上去。是該為這島留下更多的,總不能在每次的尋思中只是隨性的想起有關島國的過往,卻對現實老是視而不見。   那一則則關於生活的記載,化身成一封封待寄的書信,留住的不單只是智性沈思之後對於故土的懷念,在一波波強大的本土化反省生活與自身緊繫著政治圖騰發展的反觀運動中,早就已經不是簡單一個「政治正確」得以說明的了。知識份子老是記得「尊重」只是基本的要求,早揚棄了民粹式的政治呼喚,剩下的是重新走進生活的要求:看看在生活中到底還剩下了些什麼?   在東年的筆下終究讀到的仍是無盡的憂心忡忡,再照政治這路子走下去,遲早會走到無解的困境中。於是在一封封緬古寄今的信中,東年老是提醒著該要反省現實與過往之間重重疊疊的聯繫,那是怎麼也揮不去的一脈相承的路子。以往的理想追求,現在的反躬自省,都是為了朝向光明的未來邁進。只是不能老以為自己走的才是正途就忘了曾經有的對公義的堅持,這美麗之島曾有的過往絕對能映照著可期的未來,只是以往所曾經犯的錯誤,如今可千萬不要再犯。   雖然只是本薄薄的散文集,東年在《給福爾摩莎寫信》裏卻是止不住書寫考掘的衝動,寫台灣農民運動的叢結歷史,寫台灣街頭運動的簡史,寫台灣古早生活片段,那全是試圖從繁雜的歷史資料舖陳特屬這塊土地的感情與回憶。讀來或許略感沈重,但那深入析理的本土化追尋,反倒讓淪為政治口號的鄉土重建有了更豐富的內涵。雖然有些歷史資料的處理東年實在太在意所存在的社會科學分析意義而顯得沈重,類論文的書寫風格雖然讓資料素樸的說了話,卻也犧牲了閱讀的樂趣,這倒不是否定論文的閱讀價值,而是突然而來的嚴肅確實阻斷了對福爾摩莎這美麗之島更多的懷想。   而那三封分別寫給陳列、宋澤萊及瓦歷斯.諾幹的信就顯得落落大方了。把對這土地豐富的情感及細緻的觀察透過書信的形式表達,緩緩拉出私密與多情,福爾摩莎倒成了令人憐愛的情人,雖然有漸逝的危機,那絕世的風華依舊,文人所期盼的仍是不斷能歌頌這絕美之島上豐厚的存在。真感到動容的是無論眼前這島到底被政客們如何玷污,那不斷蔓生的情感仍緊繫著,關於台灣的種種,不論是過往與現實的映照,都將是這島國上所有的子民所共享。也因此能在各種不同的社會面向中觀察到一股前進的力量,與公理及正義的追尋息息相關,還原到以人為本的真實面貌上。感受到文人心中巨大的擔憂,可這擔憂卻仍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和這眾聲喧嘩的時代光怪陸離的奇幻異境相較,那身影勿寧是伶仃孤苦的。彷彿說著沒有人聽得懂的話語,誰能懂得那隱藏的深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