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挑戰日記第十一則】你走得越遠我越感到寂寞

金庸與明報傳奇
  曾經一則有關台灣《蘋果日報》經營狀況的報導裏讀到有關蘋果調查讀者口味的內部會議,其中提到董橋之所以會到香港《蘋果日報》任社長的緣由。後來在湯禎兆的書裏讀到更多有關黎智英對媒體操作的分析,說台灣一直以來對董橋被八卦媒體收編頗有微辭。關於黎智英善待文人的說法,其實流傳好一陣子了。看看《壹週刊》裏的專欄寫手的陣容及人物專訪議題策劃及執行的高完成度,也能明白之所以當時香港《壹週刊》創刊時那陣仗會被稱為「文藝復興」的起點,或許也不算誇張。   香港報業的發展很有其傳奇性,當中壹傳媒自是具有指標性的意義,尤其是九○年代以後都市及流行文化的深入滲透到生活層面所產生的改變,連帶引發好一陣子對新聞採訪的理論再深掘及討論。自從大學修習完與媒體文化相關的課程之後,是好一陣子不想再對媒體多做探究的了。理論與現實間極大的落差令人望之卻步,有線電視時代的來臨更強烈衝擊對新聞工作的既有定義。漸漸得去接受一群不成熟記者的不專業演出,缺乏品質的報導內容,更讓我們無暇去深思新聞自由背後所隱含著對社會大眾知的權益的維護,防止政府或有相對權力的人欺騙到底指的是什麼意思?   雖然知道在香港的報業發展中曾經有個極為特殊的例子,那就是金庸武俠小說與政論,甚而新聞自由之間的關係,《明報》從一開始以武俠小說兼及新聞報導起家,到後來建立起相當立論標竿地位,這一路走來的歷程是相應於香港社會在英國殖民末期所遭逢的社會左右派勢力拉扯及英中對移交後香港社會自由化可能的糾結,逐漸發展媒體應有的影響力的過程:不那麼在乎立場,而強調言論得以自由伸張。這個歷程我們應當熟悉,曾經有段時間媒體是那麼的口徑一致,後來才慢慢出現不同的發聲可能。新聞自由的表現就在於揚棄了粉飾太平的消極傳聲筒的角色,而願意突顯多元的聲音,建立起值得信任的評論及口碑。   讀《金庸與明報傳奇》其實也就是讀金庸辦報的過程,《明報》可以讀是金庸一手拉拔起來的,金庸的一生也就是《明報》的一生。尤其當金庸透過《明報》所建立起來知識份子立論的典範,更成為觀察華文傳媒宣揚言論自由的標的。金庸從左派報紙出身,終而走出左派的窠臼,形成宛如知識份子發聲的範型,那幾乎已經是對金庸辦報的刻板印象。自然不會想到多年以後金庸會說出新聞媒體要為國家服務之類的言論,當年在他手底下當總編輯的董橋也搞不明白怎麼換了個位置就換了個腦袋?   還好《明報》終於漸漸復歸它原有的平淡,我們對香港媒體的印象,尤其是回歸以後,重又回到八卦當道的群魔亂舞裏。儘管《蘋果日報》看似肩負起媒體中道力量的沈重擔子,在每次爭民權要自由之類的集會遊行中扮演極重要的角色。那是一國兩制的尷尬,那是隔岸觀察香港變化的浮泛之見。再多歌功頌德的論述始終沒能讓我想起金庸除了武俠小說之外還剩下些什麼,那彷彿是已遠颺的傳奇,尤其在連標榜以人權治國的美國也決定關禁拒絕交出採訪筆記的記者。那是難掩的寂寞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