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挑戰日記第九則】前革命家的浪漫

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
  還記得某年的金馬獎國際影展曾經引進西方女性革命理論家羅莎.盧森堡的紀錄片,那正是修習西方馬克思理論的熱門風頭。在解嚴前風起雲湧的年代裏,任職國關中心的政治社會學教授告訴我們認識馬克思主義的途徑之一是揚棄過往敵視仇恨的情緒,先設法去了解馬克思到底說了什麼,別忙著批判。那一整套理解世界的唯物史觀不會全是空穴來風,馬克思用功了半天所寫出來的《資本論》也不會只是空洞的給了共產主義搞垮世界的理論基礎。革命的理想是要建立起夢想中的王國,如果只是空泛的高調,怎麼會有這麼多知識份子及革命理論家熱情投入,形成那憤怒年代裏的活水源頭?   革命是一股暗自形成對現狀不滿後追尋突破的路徑,不會憑空落下來的浮泛想像,在經過這麼多年黨國思想教育老拿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單一例子污名化了革命的真義,在強調穩定發展的意識型態鼓吹下,革命真給人什麼了不起的反應,充其量也是一種歷史的因緣際會,革命越來越玄虛,那種拋頭顱灑熱血的義憤而龐大的社會改造工程,漸漸也成為負面的例證。社會要進步,只能改革,不能革命。   越是如此,革命就越具有相對的傳奇性,當人們越來越對現實感到失望,相對就願意發想與提棄現實越有幻想可能的圖騰,於是不會感到意外的從世紀末起青年們願意悄悄撐起反叛傳統的大旗,時尚設計家們發現一股潛存反叛的味道似乎值得在消費市場中鼓動。紅黑強烈對比的色調中革命英雄切.格瓦拉的頭像成了時尚的風潮,彷彿革命也成了消費的主題,體驗與現實徹底的絕裂到底會是怎麼回事?   不過消費歸消費,當幾年前大塊出版格瓦拉的手記《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時,識貨的人其實不多,那還不是個值得把革命拿來消費的年代。封面上格瓦拉放盪不羈的頹廢模樣,沒被感受到「酷」。直到許久以後改編成電影在國際影展大放異彩,一股隱隱的風潮竟一路就延燒起來。年輕的前革命家正展開一趟瘋狂的旅程,兩個人,一台摩托車,走遍了大半個拉丁美洲,看到的社會中普遍存在的偏差問題,前革命家這才發覺原來所身處的世界有那麼多缺乏公理正義的事實存在。儘管旅程中大小事情不斷,前革命家只是蓄積著心中熱情而反叛的血,在多年以後覺得能夠形成一股掀動世界的力量,這才積極從事組織串聯而實踐起革命的理想。   成為職業革命家終究是辛苦的,只要不義的事情能存在,就有翻動社會的義務。也只有在《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裏,才能感受到單純熱情的能量蓄積的過程,植基於生活的浪漫隨想,像是個真正的人,而不是超凡入聖像個偉大圖騰般的革命導師。這也難怪後來再讀時那半裸著上身的格瓦拉斜睨的眼神裏竟然讀到一絲絲的放浪,與革命家氣質不符的,算是平凡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