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挑戰日記第八則】該怎麼寫日記?

2004亮軒
  實在不能說這批日記不好看,只是爾雅作家日記叢書出到了第三本,所出現三位作者不同生活的面貌,突然覺得似乎全被困在特定的社會事件中而少了更多元的面貌。第一年的《2002/隱地》基本上還算穩當,第二年的《2003/郭強生》遇上了SARS,第三年的《2004/亮軒》則碰上了詭奇的總統大選。捲入漩渦的文人總不免流露出圍繞著特定社會事件接連而來的思考,或是人類發展的困境,或是政治是非的論斷。越是碰上這樣巨大的社會事件,就越能引發出不同的思維邏輯,所延伸出來的論述就不免有了多餘的想像。   在讀《2004/亮軒》時,特地多耗費了時間品嘗溫吞的作家觀察社會事件的態度及方法,在這特地一年裏為了出版而寫的日記,所設定的讀者到底會怎麼讀這批日記,亮軒在下筆時不可能不在意。亮軒文思泉湧的記述起每天的生活時,也該會想到日後當這批日記出版時,讀者最想讀到的會是什麼?我尤其感到好奇的是,亮軒在接受邀約寫二○○四年的日記時,恐怕也不會想到會碰到這樣一場因著槍擊懸案高度爭議性的社會或政治事件而進行的總統大選,會如此深刻的影響著他對許多事情不同的思考。更重要的是,當台灣漸次走上民粹動員藍綠極度對立與撕扯的分裂路子時,到底又該如何維持自己翩翩知識份子該有的份際?讀者會不會因著不同的政治立場而忽略了其中更多扇亮軒所開啟的窗子?   這絕對是封面上置身在一片綠意盎然的園圃一角一身白衣輕裝笑得開懷的亮軒所想像不同的處境,在這一年的日記裏,或許真正論述起政治事件的不過就那寥寥的數篇,卻可能因為政治取徑的不同而讓相異立場的讀者放棄了閱讀的興味。於是乎這批日記就顯得格外具有爭議,尤其是當亮軒執起他悠遊在文學境域中的筆不斷析理早已成為記憶的每天生活,仍不免會過濾篩檢到底該把那些生活事件或閒思偶得寫到日記裏去?取捨之間也就悄悄流露出作家該張揚及隱藏的那道隱隱的界線。寫日記說是對自己坦白,那或許在設想只有少數或甚至沒有讀者的狀況下才可能發生。即然已經預設了要出版,是要公開上市的,過於私密的,過於具有爭議的,往往就會被作者在記述時悄悄有所拿捏,就像藏住心中的秘密一樣,日記不再是那麼單純的存在了。   於是在讀這批日記的同時,其實在意的往往是作家如何去看待生活?如何用得宜的方式把生活記錄下來。隱地當初設想這批日記叢書時該也會想到真實與虛擬之間往往就只是一線之隔,願意曝光及不願公開的,全在作者的自由心證。可讀性是來自作者浸淫在文學創作長期時光中所累積出來特有觀察事物的方法,否則如果出版的是像胡適早期留學日記那般只單純寫生活瑣事,恐怕可讀性就不存在了,反而只具有史料研究的價值。   至於日記到底該怎麼寫?亮軒沒說,只親身示範了他的「以為」。坦白說,比起郭強生,亮軒的文筆是生動活潑多了,但對於過於瑣碎的生活,亮軒卻捨不得割捨,於是這超過六百頁的篇幅格外顯得沈重,和他封面上愉悅的笑容,就是兜不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