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挑戰日記第五則】旅行是一種堆疊記憶的方法

東京.豐饒之海.奧多摩
  坐在書房裏想像著自己持續保持旅行的狀態,有時倒也是種意外的享受,就像聽著老朋友敘述曾有的行旅中看似頹唐的虛度,坐在東海岸晨起的粼粼波光中感受著大海的心跳,那是種溶入自然的雅致。看老朋友說得輕鬆自在,是沈浸在旅行狀態中並引以為樂的驕傲,不必老是被困在會愁苦叢林裏以為就再也找不到出路,擺脫了坐困愁城的無奈,兀自欽羨起能拋開一切義無反顧而去旅行的人們,尤其是還能因此寫出動人的篇章,那種想像而來的喜悅,自己也曾經在幾次旅行中深刻體會到。   最初是想或許能夠像大部份的旅行文學家一樣親身安排趟行程,然後在過程中縝密記下隨想的心事,藉由豐富意象的堆疊發展出完整可讀的文字,不必拘泥於探險的形式,不必非得是歷劫歸來的刺激冒險,自然也不必期望因此而樹立起犯難深具啟發意義的里程碑。像冒險家塞西格的大部份著作,必須透過堅毅鋼鐵般的意志實踐及豐富的地理學與人文素養,加之以妙筆生花的書寫,綻放出旅行文學經典般的傲人光芒。我於是想起當初讀董啟章的遊記《東京.豐饒之海.奧多摩》時老是把書中經過的景點自己曾有過的日本之行相互印證,試圖尋找出一種對應。那年日本之旅結束之後是曾將途中所拍攝的照片沖洗出來後搭配上一路蒐集的資料摺頁地圖廣告登機證等與旅行有關的物件蒐集成冊並紀錄書寫成一冊,以供日後回憶用。   回憶之具不具有可讀性往往與記述的內容有關,越顯私密的大概只能供做個人生活的趣味看待,而像董啟章這類性質遊記存在的意義,往往就在於其所記述的不單只是旅行中的所見所聞,更多的是和許多人共有的認知與意義結叢產生緊密的結合,反而產生一種若即若離的私密與對文學共有的糾結,於是在閱讀的過程中必須經常隨著董啟章的筆觸在旅行與文學場景中進出,因而產生出來的趣味是結合了知性與感性的書寫形式。只是在董啟章的想像中這原本就是即興而起的書寫計劃,於是形式上不那麼講究,內容上也不那麼完整,兼寫生活,兼寫了以自我生活體會與隨寫所舖陳出來的筆記。只是董啟章終究還是有豐厚比較文學的基礎,在他的目光中所看出去的世界,就算只是單純建基在「回憶」的書寫,倒也透著相當的質地。   那已經不單單是以寫生活出發的旅行文學了,而是另一種堆疊記憶的方法,隨著自己的行旅中一步步踏出的步伐,流洩出對世界無時不在的瞭悟。突然想起那天老朋友提及他某次在越南的旅程中曾經觀察到的社會不同的樣貌,意外的帶出我們修習社會學多年慣有看待世界的方式。或許那次在福岡海鷹飯店下榻的房間裏看出去純然與日常所習慣的都會全然不同的景觀所興起莫名的興奮,也是種對旅行的渴望所自然流洩出來的吧!不過這些全成了無聲的場景悄悄的收藏起來,在腦海裏那雜亂的記憶堆棧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