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挑戰日記第二則】城市因此而美麗

建築異型
  對像我這樣固執呆板的人而言,會把關注的焦點集中在建築上,還是緣自於好奇。早年讀「人文版」的《雅砌》,李清志等非著墨於刻板建築意向的新生代建築師把更多的人文及美學關懷重新聚焦在建築上,於是有機會和那時方興未艾的後現代主義理論掛上勾,開始學著去觀察大安國宅、東王漢宮等帶點歷史拼貼趣味的建築作品到底和原本實用主義的建築概念有什麼不同?後來才慢慢了解建築的趣味絕對不只是使用者單純實用價值上,還能讓這城市充滿更豐富而多元的想像。   後來引進的新建築理論,更大量的建築家作品的介紹引進,把視野全打開了。腦海裏開始出現安藤忠雄渡邊誠、高松伸等日本建築師的名字,西方的建築大師也運用奇思把對空間的想像具體落實到現實生活中。不禁令人想起在自己所身處的城市中住民所共享的是個怎樣的離異幻境?到底對美的想像可不可能存在於眼前?在讀了李清志的《建築異型》後,這才發覺,對建築美學直觀的以為,往往讓人失卻了挖掘其中豐富創造力及建築語彙所堆疊出來的現代社會中可能存在的荒謬及熱鬧的熱情。   就像前陣子報上常提及日本鹿兒島高齡福祉園區內出現的海螺建築,建築師高崎正治不以為老人院裏就只能是沈悶的與死亡趨近的疏離,反而運用金屬蒙皮及亮麗的玻璃天窗,造型奇特的撐起該有的祥和感。在李清志筆下龍潭怪屋是素人建築師自我治療的徹底實踐,就算是如惡瘡般的集合式住宅加裝鐵窗的後陽台破壞了建築原有的風貌,那也是極具意義的生活空間美學的延伸。於是如同窺奇般順著李清志所提供一個個特有的案例,在有限的圖版裏,居然具體而確實的讀出了重新改造城市空間美學的新訊息,那就是大膽創新及銳意突破,反倒能讓人思考建築美學的實踐在生活中所扮演的積極角色。   於是我想起每回和朋友談到西班牙的藝術成就,總是會讓人想到那偉大的建築師高第。而那完成日期猶在未定之天對主無限讚美的聖家堂仍努力立起那高聳的巨塔時,我則為了那總是不愛用直線充滿童趣喜感的作品柔化城市剛直線條的律動而拍案叫絕,儘管柯比意曾惡毒的批評「高第顯然是巴塞隆納的恥辱」。恥辱是一種評價,城市卻因此而不致淪落為單純醜陋的尷尬中。   雖然所身處的城市已經醜太久了,倒也是悉心的呵護下總算慢慢透露些美的訊息。五福路及光華路口的龐大自來水塔仍兀自矗立著,等到大家對美學有新的體會,那或許又成了個陳舊的「異型」,提醒著我們這個城市曾經醜陋過。   李清志說:「建築並不一定是為了某種功能才存在,它可以是種單純的創作,為的是抒發內心的情緒,或只是安撫內心無以名狀的騷動」。對這說法我絕對舉雙手贊成。城市只要有人生活其間,就可無比豐富的可能,城市或因此而美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