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挑戰日記第一則】安靜的午后無謂的沈思

肉體證據
  我仍記得那安靜的午后陪在父親身旁一邊留意正注射的點滴,一邊讀著Patricia Cornwell的小說《肉體證據》時,不時仍會抬頭看著窗外緩慢飄動的白雲。那已經是五個多月前的事了,父親因為呼吸困難到醫院掛急診,醫師仔細推敲半天依著父親胸部X光片上大片的泛白解釋說明肺部病變的狀況,建議最好能住院觀察治療。大年初三傍晚匆匆辦了住院手續,接連下來的幾天假期全在醫院陪著父親。心頭自然掛著父親的病情,卻為了因此多得來的閱讀時間而起了矛盾的情緒。父親泰半時間都安安靜靜的休養,臉上罩著的氧氣罩該讓他覺得舒服才對。   那次的春節假期也只帶了康薇爾的小說回家過節,說是突然對微物證據的學院派辦案過程感興趣一點也不為過,於是就依著當初讀《屍體會說話》之後的印象一路讀了下來。倒不是真著迷於女法醫史卡佩塔循著體制內對法醫的嚴苛要求或是以女性為主角的推理小說所可能呈現出來的異質感受,總只覺得稍帶缺撼的推理小說主角總是讓人感到放心:其實都是如凡人一般,不是癱瘓的神探(迪佛筆下的林肯.萊姆),就是孱弱的女法醫(這在《肉體證據》中更是明顯,當馬克出現時,複雜的情緒就湧現了),還有那酗酒喜漁色的中年偵探(誰能忽略了卜洛克?)。從來就不是還正派的推理小說迷,說不出推理小說光燦的歷史源流,只是挑著合自己胃口的慢慢的讀,還有餘興計較起窗外緩緩飄過的雲。   記起那個午后,記得正讀著《肉體證據》,幾個月過去了,卻早忘了書裏最後兇手是怎麼找到的,印象裏似乎也不記得史卡佩塔到底和馬克復合了沒?如果我察知幾個月後我會幽幽的再寫起有關《肉體證據》的文字,或許當時會隨手記下有關的細節。只是閱讀的當下,所享受的是在時間的拉扯中沈浸在複雜虛幻的情節中,被女法醫對纖維的細究分析吸引而入了神,那一開始的兩封信所拉開的序幕裏所引出的仍是有關死亡的反省,真要拿了紙筆一邊讀推理小說一邊做筆記,恐怕真要覺得無趣了。   故事裏是有幾個人因著不同的原因死了,這彷彿也是推理小說經常出現的安排,只是安靜的午后在醫院裏陪著因病住院的父親,就算真讀到什麼令人拍案叫絕的情節,也似乎和現實生活的氣氛有些格格不入。只記得那個午后太陽並沒有出現太久,打窗戶望出去的屏東市街景樸實的呈現她變遷緩慢所隱隱透著的悠閒。沒有理由多想有關死亡的事,這也是第一次讀推理小說讀得如此沈重,逼著自己在幾個月之後只記得醫院裏慣有的消毒水味及父親氧氣罩不時送氣出來的嘶嘶聲,還有就是窗外徐緩飄移的白雲。至於《肉體證據》,就只剩下一團謎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