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06挑戰日記第二十二則〕偶而閃動的靈光

  不經意回首,才發覺自己已經走了一大段生命的路程,驚奇於對時間如此漠然,非得要在某些安靜的片刻裏才恍然大悟,原來早已不再年輕了。間雜的白髮訴說著風霜歷歷的煩惱已經在生活中佔有極重的份量,項頸間縐起的紋路多少也帶著點歷練世事的滄桑。還不到說老的年紀,對於歲月流逝的感嘆,總會在每天生活裏多多少少的出現幾次,呼喚著前中年期僅有的浪漫。
夏威夷
  那還是大學平均錄取率不及四成的年代,自己選讀的社會組(我們習慣的統稱)錄取率更只低到兩成三。第一次沒考到理想的學校,索性不讀了,跟父親提出重考的要求。父親其實已經很高興了,在他的同僚裏,有個具有考上大學實力的孩子,夠他風光許久。硬著頭皮答應我的要求,送我上台北讀補習班重考。到補習班報名的那天風大雨大,我和父親狼狽的在博物館站下了公車,鑽了半天才找到南陽街,在補習班櫃檯前完成報名手續。永遠忘不了的是父親緊緊拉著我的手離開南陽街之際,沈默的父親額頭上泛起豆大的汗珠。   父親將我安排在他摯友家裏,三張犁文昌街一家雜糧行裏。深居簡出的生活我只往返於補習班及住處之間,偶而的晃蕩集中在國際學舍與重慶南路,在補習班就是上課考試,回到住處就是看書看書。一年以後考上大學離開,鄰居才發現這戶人家裏住了個埋首考大學的男生,我這號人物。  那時陪著我的,除了繁重的教材背也背不完的資料,開始也有些小說之類的讀物。不過身上背負著考大學的重責大任,撥出時間讀課外讀物實在奢侈。我卻在北上後的一個月在國際學舍書展買了《夏威夷》。不記得在之前買了什麼,也不記得後來又買了什麼書讀,《夏威夷》卻一直陪著我度過一個又一個難耐的午后及黃昏。那個年紀的我根本不識得James A. Michener這號人物,只覺得《夏威夷》開頭的那寫法很吸引人:「數百萬又數百萬年前,陸地方才肇始而地球上主要面貌已經定形;從那時開始,便有一項使其他事物相形失色的景象。那是偉大的海洋;它不安地座落在大陸東邊;這是變化萬千的水域,以後被人稱之為太平洋。」開頭的十頁,密密麻麻的寫著地表各種不同地貌形成的過程,一直寫到島嶼的出現。像在寫地球簡史。   課本以外的知識對那時的我而言顯然格外奇炫而光燦,只要能擺脫課本煩人的背誦資料而能稍稍品嘗著新鮮的味道,無疑都吸引著我。《夏威夷》是本厚達七五○頁的書,是從來未曾有的挑戰。也不知從那裏來的勇氣,居然就這麼有耐心的啃讀著,讀這遙遠太平洋上風光明媚小島的故事。裏頭寫到客家人遠度重洋,艱苦立穩腳跟的過程,寫島上土著民族餐風露宿的原始生活及權利分配的點滴,寫後來更多更多民族來到這島上後的生活種種。在我模糊的記憶裏老只記得遠渡重洋時航海生活的刻苦及麻瘋病肆虐時人心的張狂,有些部分對那時的我來說實在過於沈重,但我卻似乎不以為意。生活中如果已經被某個特定的目標繃緊了神經,能有機會接觸其他就真的是奢望了。不會懷疑當初能死守著《夏威夷》不放的決心:不讀這個,又能讀什麼呢?況且那還不是個能放肆買書的年紀,父母親微薄的收入根本不容許我揮霍,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買了本書,沒讀完又怎麼能放棄呢?
夏威夷內頁
  不過,《夏威夷》確實是我手邊米契納的幾部歷史小說裏唯一一部沒讀完的,不只是它巨大的篇幅,過小的字體及擁擠的編排也影響閱讀效率。經過這麼多年再翻這書,書籤就夾在第606及607頁之間,書頁早已泛黃,封面赤裸著上身右手拿著火炬左手舉起魚叉的男子提醒著這無論如何仍是個屬於海洋的故事,泛紅的微光模糊的勾勒出海平面所在的位置。匆匆的經過這麼多年,這幾部米契納的小說就一直跟著我,等著我那天想起來,重新讀,重新溫習那原屬奢望的難耐的午后及黃昏。   書是廿年前買的,如今國際學舍早拆除改建成大安森林公園,當年苦讀的住所如今也改建成高樓華廈,父親摯友幾年前移民美國,偶而回台灣還會到老家坐坐。物換星移,書卻仍是當年的模樣。偶而閃動的靈光,提醒著自己屬於過往的總會在腦海裏留下小小的註記,那天想起來了,嘴角自然掛上淺淺的微笑。至於書打算什麼時候重讀,就等著下次再偶而閃動的靈光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