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5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06挑戰日記第十一則〕甜蜜寶貝的滋味

  能不能留點青春給我?上了年紀的人心中或許都會這麼問著。眷戀著青春細嫰的肌膚在柔美的臉龐下不經意綻出的燦爛,不由得想起去年夏天極深的夜裏在那如不夜城的書店裏看到的場景:幾張放大的黑白照片吊掛在書店二樓入口處的樓梯間,表情泰半是不快樂的。明明該是青春狂放的年紀,稚嫰的臉龐突兀的帶著傷痕,或是才被摳打過的臉上不明所以的表情。書店裏滿是城市無處發洩的活力,打扮入時的年青男女就這麼來來去去,沒幾個人多看了吊掛著的黑白照片幾眼。
甜蜜寶貝
  也許就在某個沒什麼特別的夜裏,年輕女性無所謂的販賣她們青春的本錢,貪眷美色上了年紀的長者露出飢渴的表情,伸出微顫的手輕輕撫著光滑的皮膚,好一個呼喚青春的故事。真正讓人在意的恐怕還是裸露的女體,至於那年邁的長者後來到底喚回了什麼,大概只是一次力不從心的魚水之歡,剩下的就是對自己無盡的怨嘆與否定了。   美或不美之間大概就真令人有些不堪,當美麗的臉龐上塗抹著暴力侵犯的油彩,莫名的聯想就隨之而來。關於道德或不道德的指涉,隨著對年齡的幻想,對性別的差別思維,對生活的主觀評價,對自我的肯定與否定,開始編織著本該與自己無關的故事。奮力投射在名模身上的是無盡的幻想,於是也就不太能接受美美的臉龐與任何的醜惡有聯想的可能,不然我們就不會有永遠的名模林志玲,不然我們就不會有永遠的驚奇許純美了。  坦白說是會有點不太習慣羅蘭.賈噶的誠實,明明已經不是有本錢揮霍青春的年紀,卻像個行為藝術家般隨機的找了年輕的女孩要她們寫信給他,還講明了不會回信,只會在約定的兩個星期時間結束後,就她們所寫的信做一次綜合的回覆。女孩們寫自己的生活,寫自己的囈語,寫自己的驚懼,以不可思議的信任把信寫給這不知從那裏冒出來的男子。在《甜蜜寶貝》裏就寫著這樣一段經歷,總讓我想起一部法國片《禁忌的女人》(實在不喜歡這無趣的片名),已婚男子與年輕姑娘的相遇,以主觀的鏡頭帶出這段婚外情,最後當然是結束了,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可其間彼此心情上的轉折,說明了生活中經常渴望的意外。羅蘭.賈噶顯然習慣去咀嚼這徘徊到情愛之間的男女關係,或是簡單的肉體接觸,或是更深刻的情緒迴盪。   在《甜蜜寶貝》裏不單單只有這些。更深沈的省思重新回歸到對生命的琢磨裏,質疑的是生命的存在,質疑的是情愛的存在。不過在泰半的篇幅裏羅蘭.賈噶誠實的面對這一個個青春的靈魂,感受著男女關係的化學作用,感受著因年紀的差距而從一開始就有些當成遊戲的情愛嬉遊。當有個女子這麼對羅蘭.賈噶說:「看一個行將就木的衰老男人跟死神擦肩而過,比看到一個野心勃勃的年輕人在太陽下拼命想爭得一席之地來得有趣。」羅蘭.賈噶想起了蒙田,更堅定了他不該裝年輕的念頭。一邊是日薄西山,一邊是才開始光燦的生命,在一起的碰撞更對比出寶貝之所以甜蜜,那是沾染了青春的遐想,苦苦追求渴望拉住歲月的尾巴,多因此而留戀起煩擾的塵世吧!   羅蘭.賈噶說他染指了芥川龍之介、谷崎潤一郎等日本大師的格調,是那異質的美感或許更流洩著川端康成耽美的筆觸。書裏選刊的青春臉龐也都是日本女孩,混身裹滿紗布遍體鱗傷的是幾乎與美扯不上關係的,卻還是擺著姿勢,裸露的身體沒有情慾的惑魅,只剩下傷痛與難堪。我多希望在閱讀的過程裏能更多點情慾的想像,透過文字的意淫滿足隱藏在假道學面具下對性不安的綺夢,不像羅蘭.賈噶那麼成功的用著繁多文藝青年耳熟能詳的文化辭彙及名字輕易抹去那對性的渴望的不道德連結,假道學的就得永遠假道學下去。於是只能隨著羅蘭.賈噶的筆觸想像甜蜜寶貝的滋味,那無比甜美的滋味。   那不該是讀《甜蜜寶貝》後僅得的收穫,真閱讀完《甜蜜寶貝》後反而只在過於誠懇的坦白裏身陷來自生命質疑的困局裏,苦苦尋找著脫身的機會。我翻著翻著讀到了標注紅線的一句話:「我望著雨水落下,很高興我還活著;我望著雨水落下,很高興我已死去。這個『我』是誰?這個同時想享有一切高潮,又想盡可能愈快消失愈好的『我』是誰?」暫時是回答不了羅蘭.賈噶提出的問題,因為我還不到那樣的年紀,我也還不到那樣的生命層次,去回答如此艱深的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