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5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06挑戰日記第十則〕生命的某一次

  帶孩子到家附近的賣場美食街用餐,兩個孩子分別點了口味不同的拉麵,我則為自己點了分燴飯。在等待店家準備的空檔,和孩子聊起待會吃完飯後的活動,兩個孩子很興奮的說要去樓上的玩具店玩,心想大概目標就是那一排甲蟲王者之類的遊樂場吧!雖然書店裏晚上有講座,卻不感興趣,帶了本書,待會就在這讀吧!一旁坐下了個穿著紅色T恤黑色短褲的小女孩,該也是點了東西後獨自一個人等著用餐,略顯不安的眼色遊移四週,彷彿在躲著什麼似的。
一次
  孩子分別吃完了麵,也把隨餐附贈的飲料喝完,興奮的等我叮嚀完後就迅速往玩具店衝。鄰座的小女孩早用完餐走了,看著桌面上的杯盤狼藉,周遭顯得格外安靜。沒有兩個孩子在耳邊吵,這樣的悠閒時光實在不可多得。正讀著毛尖的書,香港《信報》上的專欄文章結集,一篇篇不滿千字的文章玲瓏動人,好讀得很。可沒讀幾頁,竟打起瞌睡。迷迷濛濛的感覺人們就在身邊來來去去,不過應該都與我無關。清潔的婦人似乎已經把桌面清理乾淨了,看不出曾有過的雜亂。   慢慢的醒了過來,有些頭昏腦脹的。一早起床就感到喉嚨似乎發了炎,疼痛難當,幾杯溫開水下肚,癥狀沒那麼嚴重,只是一天在辦公室裏總覺得身體輕浮了點,似乎一個不小心就可能昏了過去。還讀著毛尖,卻覺得冷。一旁換了兩個打扮入時的小姐,邊聊天邊用餐,偶而興起的笑聲是青春的驕傲。很想拿相機將她們的側影拍下來,就像是某個故事的場景,偶然與我的生活相逢,沒留下什麼,就等著轉身離開。  那本書的封面是兩張照片,同一片山坡,一隻狗成為前景,上面一張望著山,下頭一張望著鏡頭。我真羨慕會用鏡頭寫故事的人,總能把故事說得精彩傳神。德國導演文.溫德斯的攝影隨筆《一次》,標題就格外動人。像是生命中偶然出現的瞬間,只是有緣將那片刻捕捉下來,還附上一則簡單的敘述,把曾發生的事熱情的紀錄下來。   「攝影是一種走入時間的動作,從中撕扯出一些什麼,然後以另外一種持久的形式定格。」溫德斯一開始就這麼說,是想為攝影下個主觀的定義吧!確實在一張張風格化的相片裏,似乎總躲藏了些什麼。有些故事不用說就很感人,有的就只用簡單的一句話,故事就說完了。總習慣因此而回想起溫德斯電影裏經常出現的空鏡,莫名的蒼涼是經歷了生命的風雨之後的暫歇,過不了多久,就要上路了。只是溫德斯用這些定格框限住故事的發展,就是一次的巧遇,不然就是偶而是靈光乍現,攝影的人留下了影像,看攝影的人留下了故事。   最喜歡的還是這句話,「每張照片都是對我們生命必會消逝的提醒。」於是在看了溫德斯拍了山谷裏墜落的飛機,本來是和馬丁史柯西斯及伊莎貝拉的巧遇,曠野裏墜落的飛機反而把故事說完了。大概隔不了多久以後,山谷裏墜落的飛機會不見蹤影,山谷又回復它原有的樣子。要再遇到馬丁史柯西斯的機會不大,那笑容自然也就更迷人了。   溫德斯拍人也隨性得很,拘謹的黑澤明就是不在池塘裏遊泳,衣著整齊的坐在岸邊,感受那笑聲。高達則是喜歡簡短的回答,不然就寧願沈默。匆匆留下的街景裏人們似乎沒感受到鏡頭的存在,流暢說完自己的故事,不經意的眼神似乎透著寂寞,還有他們枯躁的生活。還有一張拍攝影師的身影,溫德斯寫著:「一次開車兜風,遇見一位攝影師。我對著他拍了一幅照片,還有他的物件。緩慢而認真的工作。」《一次》真動人之處,就在於所要說的故事,明明就是簡單得很,卻由於說的人如此專注,而豐富起來。每張攝影像是飽含著故事元素的腳本,認真讀了,就是一則沈思良久的傳奇。   溫德斯的電影真看得不多,但留在腦海裏的影像竟是如此強烈,以致讀《一次》時,總有些似曾相識。那是強烈影像風格的集合,尤其熱愛看電影開頭畫面如我者,確是認定溫德斯所說的「每一幅圖片都可以是一部電影的第一個鏡頭」,我想那該是豐富的生活經驗焠煉下精彩的結晶,傳遞著一段段豐富意涵的人生哲理。當做詩讀也行,不論是對影像,或是溫德斯的文字,那都會是難忘的收穫。   生命中的某一次,我悄悄留下走過我面前兩個女子青春的身形,想寫一個故事,歌頌這偶然的「一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