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6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06挑戰日記第六則〕是獨一無二的

  在孩子的畢業典禮上,幫他整理白襯衫上的紅色領結,孩子似乎有點不舒服,伸了伸脖子,輕聲的問是不是可以不要打領結?請他看一看周遭的男同學脖子上都打上了領結,他也就沒再多說什麼。沒多久,也就笑開了。老師招呼畢業生集合準備進場。孩子對我笑了笑然後離開,熱心的擠到老師身邊。隆重的畢業典禮就在畢業生邊吹直笛邊進場揭開了序幕,在行進隊伍中的孩子格外英挺,充滿自信的走上台,和別的孩子站在一起,共同完成他們的演出。
與海豚交談的男孩
  說照養孩子到底苦不苦,我也說不上來。轉眼間小兒子幼稚園就要畢業,接下來是另一段學習的開始。在人生的路途上他的第一個成就是完成了學前教育,是為他們這一階段的學習打上個完美的句號。孩子的健康活潑一直是倍感驕傲的,他爽朗的笑聲,略有些不夠大方的舉止,在美勞方面的喜好及表現,在在都讓我感到幸運。上天所賜予我莫大的福份,擁有兩個健康活潑的孩子,雖然沒有女兒,兩個兒子也已讓我感到滿足。   不時在報端上讀到對孩童施暴的消息,總會讓我感到憤怒。孩子是上帝差來的天使,是為這社會帶來歡笑的,怎麼會有人對天使施暴?怎麼會有人放棄聆聽孩子天真笑容的權利?在讀《蘋果橘子經濟學》時,我才覺察到如果孩子是在不恰當的時候降生,通常是不會得到祝福的,惡毒的詛咒不時就會跟在孩子身邊,後來所帶給社會的,絕對也不會是希望,往往還可能成為社會的亂源。  孩子不被祝福?這對我而言是很難體會的。社會中總有些邊緣的人物,有他們基本的物慾需求。社會達爾文主義的總會希望身體有缺陷的人以優生的角度看待他們可能孕生的下一代,究竟會不會成為社會的負擔?當然不免又引起另一批自由派人士的指責,社會中沒有任何人有權利去剝奪他人生育下一代的能力。我想到了當初讀《與海豚交談的男孩》時心中偏狹的主觀以為,更感到生兒育女真是有點碰運氣的賭注:有誰會想到自己的孩子出生就會有缺陷?有誰會希望自己降生的孩子不是健康活潑的?每一個父母眼中的孩子都該是他們眼中的天使,但在認定孩子是天使之前,自己又做好了什麼心理準備?   呂政達的孩子是自閉兒,成長的過程自然佈滿未知的艱辛,不只是父母親陪著成長的過程,還是那孩子日後要自己面對的生活。坦白說這早已超出我所能想像的地步,那又會是對父母親及孩子造成多大的心理負擔。但在父母親眼裏,孩子是無價的寶貝,無論他遭逢到什麼未知的苦難,永遠都存在著深藏在靈魂深處的秘密等著發掘。「每個孩子體內都見得到靈魂掙扎的痕跡,想掙扎著爬出黑暗的箱底,見見陽光,像注視重新回到眼珠,像胃囊開始懂得咀嚼,筆重新學習書寫。我們的掙扎,一起寫成現代人的一頁身世。」呂政達深切反省和孩子相處的過程,像面對生命無盡的謎團,等著孩子偶然的靈光乍現。   《與海豚交談的男孩》裏是一則則與孩子相處的記錄,不像普通孩子慣常的認知與反應,每一次的艱辛奮戰,全是呂政達為了了解他孩子不同於一般孩子的心靈世界。全力的等待孩子每一個學習的突破,全心的期待著孩子偶然的托出心中的秘密。有和孩子相處的經驗,就更能明白當確信自己的孩子的確和別人不同時,心中不時會出現的焦慮與憂心。但那艱辛終究是與孩子相處之後的切身體會,更難解的是社會又將用什麼樣的眼光去期待特殊孩童的成長,是不是有時間去等待孩子以不同於一般的節奏打開內心充滿謎團的靈魂之窗,讓別人明白他們原來也是天使,純真無邪的天使。   孩子懂得和海豚交談,那卻是我們用常識無法理解的舉止,也就覺得孩子怪,也就覺得孩子或許存在成長的障礙。呂政達同樣也憂心現實的教育體制沒辦法提供特殊孩童適切的教育空間,也就更阻礙了他們的成長。不但是認知成長出現問題,與同儕的相處也會產生或大或小的問題。尤其現實環境中為人父母的都以為自己的孩子是人中龍鳳,特殊孩童的父母親所承受的壓力更大。所幸讀到《與海豚交談的男孩》裏真情流露的寫真,就更能明白陪孩子成長其實並不是件容易的歷程。   每回牽孩子的手,心中滿是感動,孩子正快樂的成長,而與海豚交談的男孩呢?在他們的心中,是不是也正奇怪著這世界怎麼和他們所想的不一樣?我的孩子是獨一無二的,與海豚交談的男孩,也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