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6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06挑戰日記第五則〕無盡的傷逝

  那天的馬場町紀念公園裏擠了不少社會精英,學者、律師、資深社運工作者聚在一起發表聲明,持續強化公民社會的力量,向執政者提出警示。聽說都是長期合作的盟友,卻實在是對道德標準及法律標準的認知不同,終於還是分道揚鑣。說是歷史的嘲弄並不過分,馬場町曾經是白色恐怖時期不少台灣菁英命喪黃泉的處所,被無情奪去的熱血豪情,無端消逝在新店溪畔。而今曾經伴隨民間力量為民主攜手並進的伙伴,選擇在這裏發表象徵反省的聲明,是向歷史取暖,是向逝去的菁英靈魂的宣示,在邁向民主自由的路上,不容許絲毫的背叛。
消失在歷史迷霧中的作家身影
  曾有段時間台灣社會是對政治噤聲的,無論對時局有多大的不滿,或是對當權者有多深的抱怨,為了顧全性命,為了保有全家僅存的幸福和樂,能隱忍就隱忍。從日本統治台灣的高壓脅迫的蒼茫歷史中走來,能夠重回祖國的懷抱,無非是懷有許多浪漫的想像的。中國,那遙遠的中國,豐厚文化淵源及薰陶下的泱泱大國,正從二次大戰的勝利中重新抬起頭來,儘管衣衫襤褸,當稀落的腳步重新踏在台灣的土地上時,憨厚的子民們並沒有想到後來所發生的族群衝突會如此劇烈的傷害對祖國的想望。歷史頓時陷入了深層的迷霧中,全面噤聲是社會普遍的舉措。當越來越多的社會菁英在動亂中消聲匿跡,漸漸的大家對未來不再有多餘的想像。   在一份份重新考掘的二二八事件真相的研究報告裏,逐漸看清楚在歷史迷霧裏到底消逝了些什麼。責任的歸屬只是其中牽動人心的關鍵之一,更重要的是讓人明白在之後的整肅及迫害的過程中,對台灣社會造成多大的傷害。這是歷史裏曾有的巨大動盪,卻也因此而有機會重新檢視在已成過往的巨浪中,如何避免重蹈覆轍。  早已不是思想控制的威權時代,人們重新對政治充滿熱情,談論時政都有了自己的主張。台灣在經歷了政黨輪替之後,對於民主的定義有了重新的認識,對於民主的體驗也有了全新的認知。對於執政者已經不再像過往充滿尊崇的想望,知道那也不過是藉由一票一票選出來所賦予的權力,也自然覺得更有監督與制衡的權利。這其中的轉折當是解除戒嚴及總統民選的民主進程所寫下的記錄,在民主自由的空氣中成長茁壯的集體意識,已經漸漸有能力撥開歷史的迷霧,看清楚曾被覆蓋如謎般的過往險惡的慘害事件。也因此,重讀《悄失在歷史迷霧中的作家身影》就更有反思的意義。藍博洲從史料的翻讀及實地的踩踏中重新建構的「罪行史」(陳映真的說法),從民眾史的角度探查了台灣文化菁英消逝的前因後果,藍博洲謙虛的說這是「在歷史的迷霧中所能看到的他們的模糊身影;雖然模糊,終究還是能夠讓我們約略窺見他們精彩生命的輪廓,進而能夠讓我們通過他們的生命史,更多地認識那段被人們湮滅與刻意遺忘的歷史的真實面貌。」   在這一個個具有象徵意義的作家或詩人的身上,都能明顯感受到因為愛國而來的熱血赤忱,引領著台灣劇運的宋非我與簡國賢,小說家呂赫若,詩人雷石榆與藍明谷,甚至是文學家吳濁流,或是為了實踐自我的理念而投身革命終至犧牲自己寶貴的生命,或是不見容於當局而流落他鄉,抑鬱一生,那全是在錯誤的歷史時刻中以他們所相信的愛國主義奉獻出他們僅有的一切。以他們所具有的社會菁英地位,總希望能引領出一股力量,相信未來的社會終會充滿公理與正義,為了那理想而前進。只是用愛國主義來指涉他們或許顯得保守,但在他們心中確實有個美麗的圖像,實現公義的美麗國度,他們所愛的也就是拋卻陳腐守舊的反動勢力而大步向前的進步力量,讓台灣在走出殖民主義之後,避免落入另一個腐敗政權的統治,而奮力追尋理想的實踐。   只可惜政治勢力的反撲是如此巨大,在滾滾洪流中他們又顯得如此渺小,各自堅持的英靈終究還是敵不過肅殺的統治者殘暴的追剿,英年殞折。湮沒在滾滾紅塵中的是他們早逝的身軀,不曾損折的卻是他們高貴的靈魂。在一張張模糊的相片裏,共同擁有的特徵都是那烱亮的眼神,彷彿看清楚歷史的鬧劇背後真實的意義。   時移事往,我們究竟在這消失的模糊身影中學到了什麼?在這崇尚權位,你爭我奪的亂局裏,是否還有蒐找高貴靈魂的奢望?從馬場町發出的呼喊,又試圖喚回些什麼?無盡的傷逝,更顯寂寥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