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06挑戰日記第四則〕高貴的反思

  去年秋天第一次看到這書,先是被封面上那行紅色的字所打動,上頭寫著:「我再也不能沈默,要向全世界表達我的憤怒,以色列的猶太人放棄了上帝,只信仰戰爭。」這當然是一連串歷史事件聯結起來的,最早回溯到聖經裏有關猶太人家園的記載,中間經歷了長長的關於先知的口耳相傳。然後是經歷了驚天動地的大屠殺,幾乎以種族滅絕式的將猶太人推向覆亡的境地。也許是歷史的救贖,也許是國際社會普遍對猶太人所感到的歉意,以色列建國,中東卻也因此進入了長期的動亂。建國與侵佔只在一線之間,墾殖區與加薩走廊連年的騷動並沒有帶給這個世界多少希望。關於真理與公義的詮釋,永遠在一條狹窄的線上飄移。
一個猶太人的反省
  必須先承認對國際局勢並沒有深刻的體會,腦海中所擁有的概念大抵也是從繁多的閱讀資料中拼湊而成的,不論是美國對以色列的縱容,中東局勢的複雜難解,以色列和黎巴嫩之間為了國土範圍的問題多次產生爭議;或是國際局勢因為石油這珍貴資源而產生的利益衝突,正規軍與民兵之間的莫名衝突所引起的緊張。那全是只從表象上看到及理解的粗淺知識,根本缺乏分析的能力。再則對於世界歷史,尤其是區域史只能掌握到皮毛,於是對於許多衍生自歷史仇恨的對立與衝突,非得要再多讀些資料,才可能了解何以看來稀鬆平常的道理,裏頭竟埋藏著亙古難解的千頭萬緒。國際上多少有力人士四處奔走,就是看不到和平的曙光。   尤其才在報上讀到江春男所寫的評論,提及這次以黎衝突擴大的導火線,「六年前,以色列自動從黎巴嫩南部撤軍,這個地區的權力真空,立刻讓真主黨有機會坐大,才有今天的惡果,不久前,以色列從加薩走廊片面撤軍,想不到這種善意的讓步,也鼓舞了哈瑪斯內的好戰派,在中東的戰爭遊戲中,妥協代表軟弱,予敵人可乘之機,可能遭致更大災難,這是極痛苦的教訓。」這非得是要對中東局勢有長期的觀察與研究,才能從陳年的舊事裏翻找出衝突的脈絡。尤其令人感到意外的,這次以色列的攻擊行動,居然得到國內普遍的支持。不過國際形象大打折扣的代價,卻是全體以色列所必須擔負的。  如今我又翻找出去年秋天所讀的書,也就格外令人感觸良多。《一個猶太人的反省》,從歷史的脈絡中析理出以色列好戰的本質,並冷靜的反省了自大屠殺以後猶太人普遍所存在的心理轉折:如果猶太人真是上帝揀選的子民,何以又讓猶太人經歷那場腥風血雨的大屠殺?不禁令人想起傳統價值與客觀現實之際所新生的鴻溝,猶太人又是如何面對的?也就是艾里斯在書中曾提到的:「記憶與正義的相連性一直是猶太生活的核心──雖然大屠殺模糊了這種相連性,甚至在兩者間創造了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甚至,艾里斯在稍後的篇幅裏更尖銳的提出了應有的反省:「毋忘上帝在歷史中顯現的神蹟是第一個要求,毋忘敵人對猶太人的加害是第二個要求,而現在則來了第三個要求:毋忘猶太人對別人的加害。」   確實能看到的是以色列依仗著美國實質上的協助建立起強大的武力,卻動輒對巴勒斯坦人暴力脅迫。對於自己的建國總是以崇高的使命包裝著,卻無視於他國所經歷更苦難的遭遇。就只因為猶太人經歷了二次大戰那場殘絕人寰的殺戮?這樣的正當性又將如何取信於國際社會?   艾里斯以猶太人的角度深刻反省了後大屠殺時代猶太人重建歷史記憶的難處,並且對建國後的猶太人所展現出來相對的極端主義提出剴切的體悟,試圖為猶太人在當今國際現實中所面臨的道德與歷史困境,找尋一條該走的路。艾里斯說:「我們學到的一課是,被化約為灰燼並不能使一個民族高貴;另一課是,把其他人放在灰燼的位置並不能療癒我們先前的創傷。」這是需要多大的勇氣及胸襟,才能包容與寬恕。而更令人感動的是,這種深刻的自我反省,又是多麼高貴的精神表徵呀?   以黎衝突或許只是天邊的事,如果我們願意將眼光拉近,台灣的現況又如何?要求別人反省檢討是件多麼容易的事,但反求諸己呢?台灣所曾經歷的苦難,是不是能讓人從中得到更多的省思?我們的政治人物在他們各自高貴的位置上,又何嘗懂得反省之必要?這也就更突顯了《一個猶太人的反省》是部多麼難得的著作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