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5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06挑戰日記第三則〕神奇的魔術師

  先是段慷慨激昂的音樂,略帶點神秘的氣氛,當魔術師站上舞台的那一瞬間,表演即將開始。千變萬化令人眩目的是超乎想像的驚奇,魔術師充滿自信的笑容,像是玩弄大家於股掌之間,那背後的機關只有魔術師自己知道,而更讓魔術師感到自豪的是,在每一段表演結束之際,觀眾臉上出現無比驚嘆的表情與如雷的掌聲。那當然是場華麗的演出,裝點著人世間最詭奇的想像及夢想的實踐,魔術師帶領大家超越日常煩瑣的生活,讓一幕幕神奇的圖象呈現在舞台上。魔術師自然也笑了開來,他的目的是要讓人相信,神奇的演出全是真的。
妖術師
  不禁想起小時候在學校裏一場意外的演出,從來沒想過會在學校裏看到真的魔術師就在平常校長訓話頒獎的司令台上表演。那不只是電視裏才有的驚奇嗎?現實生活中居然真的有魔術師?雖然那道具看起來有點陳舊,表演活鋸美女的大木箱表面還有因經常搬動而來的斑駁陳跡,當魔術師在司令台上用原本空空如也的網子凌空捕捉到白鴿,坦白說還真有點感到驚嚇。憑空變出東西來是魔術師的本事,儘管我絞盡腦汁的想,也不明白魔術師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就像多年以後看那時當紅的魔術師大衛把自由女神變不見,儘管周遭的許多人都告訴我那不過是個大型的幻術,自由女神一直都在,只是大衛讓觀眾相信他們真的沒看到,我的朋友們還是沒說服我不要相信魔術師。明明知道是假,我卻選擇相信是真。   所以當我讀到迪佛的小說《妖術師》時,心中是有些疑惑的。當推理小說和魔術師結合在一起,出現在腦海裏的是個詭奇的景象:當魔術師在舞台上宣稱要當眾殺死一個人,我們都會明白魔術師要進行的是個表演,那只不過是以極為逼真的手法把殺人的現場佈置得很像真的,然後以眩目的燈光及誇張的舞台動作,完成整個表演,讓觀眾不由自主的發出讚嘆,響起由衷佩服的掌聲。可是,如果魔術師真殺了人呢?  喜歡讀傑佛瑞.迪佛的小說,尤其是癱瘓神探林肯.萊姆系列,除了迪佛精巧的佈局及高明的敘事之外,那像極了百科全書般的羅列每次刑案所涉及的相關知識時的謹慎用心,使得每次閱讀都像是場奇幻的冒險。就像在《妖術師》裏,每次的殺人事件發生,就是魔術師一場認真的演出,只是這次的觀眾是鍥而不捨追兇的神探,而魔術師也像是極用心的設計每一次的殺人事件,觀眾除了必須努力的蒐羅每次演出的蛛絲馬跡,還得向歷史討教,向魔術史的根本探索。魔術師的本質就是玩弄觀眾於股掌之間,這次魔術師要挑戰的是人性,逼迫神探要在越來越有限的時間裏明白魔術師的真義。   那也證明了我幼時的驚嚇確實是有所本的,原來我預先探知了魔術師可能隱藏著的邪惡性格,如果一旦魔術師將幻術運用到惡的層面,那精巧的設計絕對會是恐怖兇險的罪惡包裝,沒有人能理解魔術師的圈套,沒有人會察覺原來令人驚怖的殺人事件,竟然會赤裸裸的在眼前演出。   所以魔術師的每次冷笑,就像是對人性全然的嘲諷,想這些人怎麼會如此容易上當,這些人怎麼就這麼沒有想像力。不過現實裏的魔術師卻是很怕自己的機關被人察覺,擔心那破綻會輕而易舉的被拆穿,所以魔術師很討厭喜歡動手動腳充滿好奇心總不按照他的遊戲規則觀賞演出的孩子無意間的發現原來魔術師是騙人的諸如此類的指控,《妖術師》裏的幾個幾乎被拆穿的場景,就是不按常理的意外。   我還是不得不佩服迪佛將腦筋動到魔術師身上,還耗費不少篇幅去說明一個個魔術表演的典故,而年輕的女魔術師也在協助辦案的過程中,和萊姆一同向實踐她的夢想前進,最後共同完成了一場動人的表演。抓到真兇幾乎是每個推理小說最後的結局,但過程裏所出現的波濤洶湧,才是推理小說最動人的演出。   尤其是妖術師其實是玩弄觀眾心理的高手,像迪佛所寫到的:「最厲害的幻術師會直接挑明說出他即將要做的事,把他接下來要變的戲法告訴大家。如果你不相信,就會去注意完全相反的地方,而當你們這麼做時,就中了他的圈套。如此你們就會徹底失敗,勝利全操縱在他的手裡。」原來我一直是中了魔術師的圈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