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轉貼】公子/董橋

  讀到那句「清貴裏常帶一絲棲鴉無語的寂寞」,我突然想起一種飄渺的生活姿態,那幾乎已經和現實生活無關,每天忙碌在基本的溫飽上,是根本少了追求悠閒浪漫的情懷,所剩餘的一點點氣力全拿去追求成功卓越了。政治的險惡隨著選舉的腳步近了也開始往險裏走,連總統先生也早把該有的中道精神全拋在腦後,炮火之猛烈,還讓人誤以為台灣早已經走到生死存亡的關頭。   不知道還有多少人願意被人稱之為「公子」,可相對於袁寒雲所面對的艱險,可能他以為再大的權力也不及玩弄古玩雅品來得有趣。那是對生活品質不同的要求,膽敢諷笑袁世凱稱帝的事,壞人享受權力的美夢當然難以見容。袁世凱終究還是疼惜這難得的識見,要他遠離是非圈。本來就不是是非人,淌了混水終究還只得一身穢氣。是讀了董橋的文章才知道在袁氏家族裏還有這麼一號清雅人物,雖然社會歷練不見得真如他青幫的經歷頭銜來得響亮,不然不會落得所收藏的古玉盡入他人之手,字畫小品成了後世收藏精品,那也得要有點才情才行。   有時還真要多讀點東西才發覺自己的識見實在有限,如蹲坐在井底的青蛙還真以為天就這麼一丁點大,後來才發現自己是多麼可笑。不識袁寒雲與袁世凱之間的關係,那多少已經是太久以前的事了,歷史老師愛講的故事總是從慈禧太后晚年的驕奢開始,說起袁世凱就和武昌起義掛起勾來,那裏還顧得了這麼號特鍾情風雅的二兒子。所以腦子裏的記憶大抵也是北洋軍閥般打扮的大帥,和幼年時父親抽屜裏收著的袁大頭錢幣上的圖像相較,還真是霸氣。那一牽又牽到袁家騮和吳健雄,那又是一筆悠遠的系譜考察了,就像之前才剛讀到季季書裏提到林濁水和台灣耆老陳逸松之間的關係,而我更心動的是林濁水所娶的牽手名喚做陳雲端,把雲端拿來當名字叫,真美到不行。   儘管權傾一時,還是得落回紅塵,「絕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上層」,袁寒雲是拿來寫其父的,其實拿來譬喻自己也無不可。幽幽的想到走進廿一世紀的台灣政壇上曾有的四公子稱號,如今都慢慢淡出政壇了。現在泰半也沒了這番雅興了。--------------------------------------------------------------------------------------------------------- 【小風景】公子/董橋   袁世凱的二公子袁寒雲是青幫「大」字輩。陳惕敏前幾年在台灣《傳記文學》上寫〈我的老師袁寒雲〉說,民國十四年他在北京拜袁公子為老頭子,問過他青幫裏的人稱自己的老頭子為「先生」,為「老頭子」,「先生」二字太普通,「老頭子」三字又太俗,可不可以稱「老師」?袁寒雲說可以的,陳惕敏從此稱他老師。十多年前台北一位字畫商人拿出三兩張袁寒雲詞鈔勸我要,說是民國公子寫給徒弟陳惕敏的妙品,甚為稀罕。我喜歡袁寒雲填的詞,小字尤佳,可惜議價不洽,只得放棄。   翩翩詩詞裏的花事凋零了,山河蒼老了,燈火闌珊了,民國四公子先後隱入了歷史。我早歲讀張學良故事讀得最多,台灣求學時代在父執宋伯伯書房裏見過幾枚袁大頭銀幣和一首袁寒雲婉諷父親稱帝的七律,至今只記得結尾那句「絕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上層」!後來讀張伯駒韻語雜著讀多了,我又乘興涉獵袁寒雲軼事,曾經越讀越入迷;近年拜識王貴忱先生,聽他說袁家父子手札聽多了,我更好奇想讀一讀他的日記。紅豆館主溥侗我倒是敬佩溥伒溥儒之際才用心搜集他的三兩幅小字畫,王孫神韻,名士氣派,清貴裏常帶一絲棲鴉無語的寂寞。那天走出台北字畫店我畢竟有點不捨:徘徊在中國近代史遊廊上的這四位過客心心盼念的莫非真衹是詞人叢碧詞裏的「夜寒定有人相憶」?   陳惕敏說他的大師伯袁克定和三師叔袁克良太子夢做得正香,袁寒雲在北京《順天時報》發表諷詩,兩兄弟大怒蓄意整掉他。袁世凱匆匆找人給寒雲刻了「皇二子」印章,囑咐他快快使用,免得危險。「我不忍辜負他老人家的好意,只好叫人將這方圖章蓋在我的藏書上,」袁寒雲說。「因此我的一部分藏書都有這方印。」克定克良並未罷休,袁世凱又偷偷對寒雲說:「你何不出京玩玩?」寒雲會意,立刻乘火車到天津換車去上海避難,秘書步章五一路保護。   台北宋伯伯家裏果然有一本鈐著「皇二子」印章的線裝書,隱約記得是《南海志》一類的專著。「在南京當過官的朋友送的,」宋伯伯說。「那位朋友戰後還買到幾件袁寒雲舊藏的古玉,錦盒白絹上還有袁公子的小字題識,該是真的!」袁寒雲珍藏的古玉聽說全給張宗昌的秘書長吳桐淵弄走了:張宗昌聘袁寒雲做顧問,要他到上海替他辦報,先批出兩萬元做開辦費。吳桐淵老早覬覦袁寒雲手頭那批古玉,故意把兩萬元敲碎了給,看準寒雲等錢用就要挾他送他幾件古玉,古玉到手才掰兩千元給他。「結果,寒雲師所有的古玉都被吳桐淵弄去!」陳惕敏說。
袁寒雲書扇
  我珍存袁寒雲寫的一把扇子:「盡日簾櫳不上鉤,黃昏過了未梳頭;初燈殘夢正當樓,明月不知何處有?閒身安得此中休,那堪臨去幾回眸!」末世公子天生這樣纏綿,他的父親一味笑他是假名士,說什麼也料不到孫兒袁家騮和孫媳婦吳健雄出落得那麼科學!袁寒雲抽大煙迷古董玩學問寵小妾旖旖旎旎走完短短的一生:義氣,他講;人緣,他好;唱戲,他懂;才情,他多的是。他跟過藏書家李盛鐸讀書發願搜羅珍版古籍,他的業師方地山教他辭章、書法、金石、古錢的門道,興來一天可以寫四十幅對聯當天賣光!其實,王貴老文章裏寫過方地山最讚賞寒雲的小正書,老上海書畫市場上他寫的扇子要比堂幅大字搶手。王老還說,袁寒雲簽名的「雲」字常寫成「云」,疾筆草書像畫個耳朵,也像「四十二」的合文,「而寒雲恰巧活到四十二歲便撒手人寰,論者以為是字讖云」。我在台北買不成的詞鈔簽名也草成了「寒四十二」!   (2005.10.16香港《蘋果日報》週日生活名采版「小風景」專欄:圖片來源:袁寒雲書扇,香港《蘋果日報》網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