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與閱讀及生活有關的,淡淡的描述
  • 207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無名紀念碑

  決定好好寫屏東緣自於一股衝動,在每回到離家最近的7-11買報紙時,都會打這始終想不起來為了紀念什麼而起建的紀念碑前經過,一旁是低矮的平房,多年來樣貌始終沒什麼特別的變化,只那親民黨屏東聯絡處自總統大選開始以來張貼起來的巨幅看板(這對屏東人來說已經是相當「巨幅」了),讓這周遭更多了些張狂的色彩。縣議會旁多年前仍是平房後來拆掉改闢成停車場,曾有段時間還曾拿來當成是選舉造勢的場子,近來動起工來,要蓋立體停車場。除此之外,這一方小小的天地,始終就是它一貫安靜的模樣。
無名紀念碑
  在信義路與忠孝路交合的三叉路口的這沒有文字的紀念碑,從年紀很小時就存在著了。童年的回憶只停留在仍只是少少車輛經過的刻苦歲月,母親時而帶著我,應該還包括年幼的妹妹,利用晚飯後的閒暇片刻,踱步到這裏來。我和妹妹就奮力爬上高台,騎坐在鐵鍊上,學電視裏策馬邊塞的勇士那股英氣勃發的模樣,爽朗的高聲叫著,自然伴隨著妹妹陶然的笑聲。年紀小,不以為如此會吵到別人,而那時四處雖然開了路,路旁就是綠意盎然的翠綠稻田。我們還時興在台上奔跑追逐,小小的步伐倒也不會因為跑得太快而跌跤。母親就在一旁耐心的守候著我們,等到就要回家的時刻,也就跟著母親的腳步,三個人一起回家。  父親那時還任軍職,機場裏的通航士官,經常得到總機值夜班。除而偶而能到總機機房所在地的園裏撒野,大部份晚上都是母親陪著。父親經常提起那段沒辦法陪在我們身邊的往事,該是有些悔意的,可我們都不以為意,以為生活就是這樣了。   記憶裏沒留住這小小的紀念碑上到底是否曾經留下什麼字眼,或是抗戰勝利之類的吧!在那樣的年代裏,盡是因為時代背景賴著強而有力的標語提醒著曾有的國仇家恨,中華兒女總不該忘了之類的,年紀小不懂的,在年紀稍長後也內化成了對國家局勢的認知,那黨國不分的年代裏,領袖說了就算,也會衷心擁戴,那可能會有「罵總統罵到爽」的狀況出現。   而留下我們嬉鬧足跡的,除了信義路與忠孝路口的這個之外,還有一個就大多了,那也是年紀大到該是國小二、三年紀時,也不需要母親陪的年紀,和同學利用下課後的空檔,多走幾步路朝著機場方向,在自由路與勝利路丁字交會的當兒(那時自由路還沒打通),那個大大的「勿忘在莒」的鐵架標語台子。就在大同國中邊,現在早就不在了。   在那個充斥著「反共必勝,建國必成」的口號提振精神的年代裏,總會記得最後我們是要跟著蔣總統的腳步一起回大陸消滅萬惡共匪的。所以身旁盡是標語口號,盡是小小年紀承載不起的「想當然爾」。抗戰的歷史是父執輩常說起的,父親更喜歡說有關當年跟著司令從蚌埠到屏東的那段過程,可不是坐船而是坐飛機來的,自然顯露出不同於「逃難」的小小驕傲,那是後來長大以後才體會得到的歷史情結,從「共匪竊據大陸」到「國民政府撤退來台」,從「建設成為三民主義的模範省」到「兩國論」,從小小年紀到已近中年,不能不以為是段漫長的生命歷程。而紀念碑存在的意義,從小小年紀到目前為止,似乎都沒有改變,那無名的小紀念碑,只是個遊戲的處所,激不起任何熱血沸騰的想像的。   只是現在再看,這紀念碑顯得更孤寂了。沒有小孩願意冒險越過如虎口的馬路爬上去玩,寧願在家裏打打電動玩具上上網。自然更沒有人會再去追究那紀念碑上原本該有的,到底是些什麼字了。(2004/4/19) (圖)信義路與忠孝路口,2004年4月某天午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